照料儿童的心灵

照料儿童的心灵


       ——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背后的意涵


 


刘云生


 


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虽成文于20世纪70年代,但所包蕴的育人思想对当代教育无不具有启发意义。重温这部传世之作,如果能够紧扣“照料儿童的心灵”这一主旨,必能悟出其背后的诸多意涵,因为教师工作的对象是“正在形成中的个性的最细腻的精神生活领域,即智慧、感情、意志、信念、自我意识”。


一、“教师的职业就是研究人”


苏霍姆林斯基提出:“教师的职业就是研究人”。 他指出,“教师长期不断地深入人的复杂的精神世界”,“用心灵来认识你的学生的心思集中在什么上,他想些什么,高兴什么和担忧什么”,“他是怎样看待世界的,他周围的人对他有什么影响”,这无疑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为师生之间心与心的沟通是照料儿童心灵的前提和基础,而事实上,在研究学生心灵沟通的过程中,也教会了学生“用心灵去认识世界,用心灵去了解人——不仅是亲友,而且是生活道路上遇到的任何同胞——的处境”。从这样的观念出发,苏霍姆林斯基反对对儿童的研究表面化,不深入人的灵魂,只是凭感觉得到一些认识,因为每一个儿童就是“一个有个性,一个独特的人的世界”;他反对对儿童的研究随意化,要有计划、有步骤地研究儿童,因为“儿童经常在变化,永远是新的,今天与昨天就不一样”;他也反对对儿童的研究单向化,把对学生的研究当作对物的研究一样,缺乏双向的交流和沟通,教师研究儿童、教育儿童,“是和生活中最复杂、最珍贵的无价之宝,也就是人在打交道”;他更反对对儿童的研究抽象化,抓住某些个别体验,对儿童身心的特点及个性进行理性分析,既不符合实际,又少人情味,因为“儿童对你来说不是班级记事簿上的一行字和一个号码,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教师怎样深入学生心灵去研究呢?苏霍姆林斯基的做法值得借鉴,概括地说,要做到“三统一”:一是观察与思索结合,“不仅用脑子,而且用心灵去认识他们”,“不让对他们的造物(学生)的任何一次接触不被察觉”,比如担任一年级工作的教师,不仅要了解学生的健康状况、家庭中的相互关系和智力气氛,还“必须用一年时间来研究每一个儿童的思维”;二是心灵与理智的和谐,无论班级有多少学生,教师“应当把自己的心分给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心中应当有每个人的欢乐和苦恼”,“但同时,教师还应当会用理智来控制自己的内心冲动,不要屈服于自发的情绪,在对学生不正确的行为需要作处理的时候,这一点尤为重要”;三是热忱与智慧的交融,教师要热情洋溢,情感充沛,同时也要充满智慧,“会正确地判断每个学生当前在哪方面有才能,今后他的智力怎样发展。”


二、“用心灵去关怀周围世界,关怀人本身”


“关怀”本是一种内心状态,用苏霍姆林斯基的话说,“你的心里会要求采取一种办法,能在儿子的心灵里建立道德的纯洁和美,使他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这种心愿也就是对人的关怀”。而教师“关怀人”是一种教育,本质是人文关怀即对人的生命意义的关照,目的在于培育出“真正的人”,教师“必须教育孩子,热爱和尊重孩子,严格要求他们,同他们交朋友——这一切成为你精神生活的实质”。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关怀人的核心是情感教育,寓情于教育原理之中,教会学生关怀人,“教儿童看到和了解人们,并用心灵去感觉到他们——这看来是花园中最为幽香的一朵花,它的名字叫情感教育”,情感教育的基本内容有二:一是启发学生用心灵去关怀周围世界,关心社会,“把社会的事情看成自己切身的事情”;二是启发学生用心灵去关怀人本身,这里的“人本身”,既指学生本人,又指其他人,即所有的人。关怀学生本人,也就是进行自我认识、自我约束、自我克制、自我教育;关怀他人至关重要,因为“在儿童的心灵中培养人的高尚情操,要从使他对别人的态度人道化开始,要使这种态度充满一种纯洁、高尚的情感,即尊重人”。


教师怎样给予儿童关怀呢?苏霍姆林斯基给我们提出了很好的建议,集中起来主要有五点:一是人道化,学生是活生生的,有独特个性的人,从社会关系来看,应与教师平等相处,受到尊重和呵护,教师要实施人道化教育;二是主体化,教师与学生的人文关怀是互相的,但更重要的是学生能“用心灵去关怀周围世界,关怀人本身。关怀人所创造和使用的一切”。换句话说,教师“关怀人”的目的在于“人关怀”;三是内心化,教师深入学生的心灵,“关心儿童心灵的敏感和富有同情心,关心他内心深处对善与美永远要有反应”,“赢得学生的思想和心灵”,一句话,“触及儿童灵魂”;四是移情化,“相互关怀是在富于情感修养的气氛中培养起来的”,“只有当这种内心状态是相互的,也就是说,当教师愿学生好,学生愿教师好时,才能把它培养起来”。因此,关怀人需要移情,这种移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同情心,对人由衷的关怀同教育才能是血肉相连的”,我们教师要加强自我培养,因为只有符合学生生存和发展的基本规律和人文关怀,才能收到良好的教育效果;五是个性化,教师的关怀指向“儿童的脑力劳动”,不同儿童有不同的个性和情绪差异,“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教师要区别对待,讲求教育的艺术。


三、“教育,创造真正的人”


苏霍姆林斯基明确地告诉教师:“教育,创造真正的人,就是你的职业”,“人的创造者,应当以自己的水平、能力、艺术为其他雕塑家作出榜样”,“情感是强大的教育力量”。由此可见,创造人是智与情的“生产”,但这种生产不是一成不变的产品的生产,而是未来人的创造。


苏霍姆林斯基从多角度对“创造人”进行了探索,值得我们认真借鉴。从人发展的构成要素看,兴趣、语言、情感、知识、智慧构成了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体系。他指出:


第一,兴趣是前提。教师要从多方面激发儿童兴趣,做到四点:一是成功牵引,“教育才能的基础在于深信有可能成功地教育每个儿童”,一旦学生尝到了成功,就会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儿童所取得的成绩形象地说,“如同一条小路,通向儿童的心灵深处,那里燃烧着想当一个好学生的愿望的火花。要保护这条小路和这个火花。”二是主体探索,“要力求使学生亲自发现兴趣的源泉”,“兴趣的源泉还在于运用知识,在于体会到智慧能统帅事实和观察,人的内心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需求——总想感到自己是发现者、研究者、探寻者”。三是内容激发,“求知兴趣的首要源泉和头一颗火星,包含在教师对课堂讲解的材料,对被分析的事实所采取的处理方法中”。四是情美交融,以情激趣,以美激趣,因为“一切能使儿童得到美感快乐的东西,都具有神奇的教育力量”。


第二,语言是工具。“知识最重要的成分是语言”,教师“要使语言生存和活跃在儿童的意识中,使它成为儿重用来掌握知识的工具”。


第三,情感是中介。情感教育是贯穿儿童发展的一条内在的线索,我们切不可忽视它。


第四,知识是载体。知识是目的,但更重要的是手段,是创造人的载体。在知识教学中要注意五个环节:一是吸收,要“察看每个儿童的脑力劳动”,“把知识传授得深刻”;二是转化,这里的知识转化“指的是思想不断深化,以致使学生每次再回到原先学过的东西上时,能从事实、现象和规律的某些新方向,特点和特征加以考察和分析”,也包括“道德色彩的渗透”;三是构建,要求儿童把理解和熟记知识结合起来,并“善于思考因果、从属时间等关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善于抓住知识内在的结构关系进行组建;四是运作,要让“储存”的知识“进人流通过程”,“经常起作用于儿童的脑力劳动中,身体的精神生活中和儿童的相互关系中,起作用于生动和连续不断的精神财富交换过程中”;五是发展,求知是“一种生气勃勃的创造”,教师要“关心知识的不断发展”。


 第五,智慧是统帅。育人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让儿童获得智慧,它是兴趣、语言、知识等的统帅,前三者都应为儿童获得智慧而服务。因此,苏霍姆林斯基提出要处理好四组关系:一是识知与能力,如果“能力落后于知识”,“知识”便成了力不胜任的沉重负担”;二是知识与道德,“如果知识停留在学生的意识中成为‘自己的珍宝’,而不去获得道德色彩不令人感到自己的愉快、光荣、财富的尊严”,那么教育目标永远也达不到;三是知识与兴趣,“儿童情绪高涨和智力振奋”是获取、运作知识的基础,同时运用知识也是产生兴趣的源泉;四是知识与生活,“知识只有在成为精神生活的因素,能吸引住思想和兴趣时,才谈得上知识”。


在人接受教育的方式上,群育、他育和自育形成了苏霍姆林斯基教育的立体空间。他指出:许多人和生活现象影响着儿童,创造真正的人的活动应该和谐一致,教师便是“形成这种和谐一致的敏锐的、明智的、有经验的、细心的和勇敢的指挥”。教师特别要抓好集体教育和自我教育。构建教育集体要注意“四个共同”,即共同的思想、共同的努力、共同的情感、共同的组织。关于自我教育,教师要特别注意敞开儿童心灵,因为一个人敞开了自己的心灵,抒发了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就会相信自己能够改变自己的情绪,能够教育自己;让儿童认识自我,要“使受教育者意识到自己在成长,懂得并体会到自己今天比昨天有长进”;教育儿童“自我尊重,体验到自尊,是意识到自己成长过程的美好伴侣”;让儿童学会自我控制,克制不良情绪和错误思想、行为;教会儿童自我发展,成为真正的人。


一言以蔽之,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告诉我们,教师在教育过程中要以照料儿童的心灵为己任,做好“研究人”、“关怀人”和“创造人”三篇大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