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生:显山露水的教育演说者

刘云生:显山露水的教育演说者


 


晏筱婉


 


刘云生老师是我的导师,也是我十分熟悉和仰慕的渝派名师之一。生活中的他儒雅、澄净、低调、平和,言语不多。然而,一旦走上讲台,尤其是发表教育演讲,他整个人一下子被激活了,“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宇之前,舒卷风云之色”,就像他生活的重庆城那样“显山露水”。每每此刻,我都会十分庆幸能成为刘老师的徒弟,更十分庆幸能多次聆听刘老师的教育演讲。


“像劲风一样雕琢思想”


老师到过国内20多座城市演讲,作报告,所演讲的内容几乎涵盖了学校教育的方方面面,学校文化与哲学、教学领导与管理、教师成长与心理健康、班主任工作与语文教学等等。不论什么内容的演讲,他都坚持做到“一般不说话,不说一般话,说话不一般”,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就是我,我演讲要说的就是‘我’理论,而不学街边小贩,总是卖他人的‘产品’”。


讲语文教学,他有“心根”理论。他指出:“如果说人,是宇宙的心,那么,心根则是人的精神内核。心根幽处,人生命喷涌的源泉,宇宙存在和变革的力量之基。心根丰,则人丰;人丰,则宇宙丰,我们生存的世界则虎虎有生气。语文教学宜转向心灵,滋育心根。”努力构建“语言文字在儿童那里鲜活起来了、文本意象在儿童那里丰富起来了、语言感悟在儿童那里深刻起来了、情感体验在儿童那里充盈起来了、语文技能在儿童那里发展起来了”的心根语文。


讲课堂观察,他有“四连环”理论。他认为:“一堂课,犹如一根在风中飘摇的苇草,看似简简单单,一览无余,实则姿态万千,内涵丰韵”,只有经历“观察”、“诠释”、“消解”、“建构”四个环节,才算完成了基本的课堂观察。


讲学校管理,他有“行为选择模型”理论。他建构了“历史—变革”、“事件—文化”、“亲密—复杂”、“历程—嬗变”、“结构—手段”等优选模型……


正因为如此,听众对他演讲的一致评价就是“思想深刻,见解独特”,正如一位听众给他发的短信所言,“您所想,也是我们所想,但您想得更远,更深,更独特;您所做,也是我们所做,但您做得更真,更美,更智慧”。


而这是老师永不满足,不断求索的结果。他18岁中师毕业即和10余同伴承包山区村小开展“农村村小教学整体改革”,继而建构“学习最优化的学校”,至今已有30余项课题获国家或省级奖,出版教育专著10多部,发表论文300余篇。20多年来,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他都毫不停歇,一直头顶教育改革的“星光”,追寻着“适合生生的教育”,像劲风雕琢山石一样雕琢自己的教育思想,一层层剥去虚伪的、招摇的、臆想、落伍的理论,建构鲜活的教育思想和富有创意的教育实践模式。“你这辈子是停不下来的!”一位自称能看手相的好友,仔细端详他满是纹路的手后,这样说道。


“像火山一样喷射激情”


只要与老师简单接触,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性情中人。有一次,他到广州讲学,吃早点的时候,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一边叫他选早点,一边介绍各式早点的风味和营养。他忽然冲着服务员大喊三声“妙妙妙”。周围的食客瞬间投来不解的目光。同行者问他:“妙从何来?”他才解释:“课堂教学如果能够提供‘自助餐’,让学生选择多好啊。当然,也离不开教师像服务员推荐早点一样一一推荐!”


像这样的小插曲在刘老师的生活中还有很多,但都不足以折射他盛满激情的心灵。唯有走进他的课堂,听他演讲,才能真正感知他心灵世界有多么充盈,有多少激情在奔流,有多少梦想在生长,有多少真爱在延展!不信?请听他在广东省首届班主任论坛上作《班主任:心根与文化》演讲中的一段实录——


什么是文化?远远的一棵古树,孤孤独独在那里站立了一千年,都没有文化,但只因你在它的树阴下演绎了一段浪漫的故事,所以显得很有文化。或许这还复杂了一点,要是你是西施,只需你看上它一眼,它就有了文化。要是你是羽扇纶巾的周渝,文思泉涌的苏轼,风流倜傥的唐伯虎,只需在树下小坐一会儿,它也就有了文化。要是一叶宋朝的扁舟,耐得住孤寂,荡着丝绸一样的流水,摇过元,摇过明,摇过清,摇进当今的时代,那定是不可多得的文化。说到底,文化就是人化,被人化的自然,被人化的社会,被人化的世界,都是文化的外在形式。


再听他在杭州“全国小学语文名家课堂及演讲活动”中的“义愤填膺”——


儿童作文还在生活的土壤里萌芽,他们就将儿童快速地拉入被设定的生活,于是,山,水,鸟,虫,离儿童远了;嬉戏,游戏,野游,梦想,被设计了。儿童成长的草稿一下子成了干瘪而枯燥的正文,其作文的生命灵性也丧失殆尽了。儿童作文还才破土,甚至还没有长出几片嫩芽,他们就开始给定幼苗的形态了,一厢情愿地给儿童作文搭架子,画样子,人为缩短儿童“蒙昧摸索”的作文时间。殊不知,作文“早产”,既苦了儿童,又苦了教师和家长。儿童作文野性还没有充分张扬出来,他们就开始修枝剪叶了,告诉儿童这样不行,那样不能,大小清规戒律一起上,将儿童言语生命死死捆绑在理性的十字架上。刹那间,儿童变得忐忑,变得惊惶,作文的兴趣沿着严厉的指责碎裂成颗粒,在不经意间滑落……


难怪有一位叫“云卷花开”的网友听了老师的教育演讲,在博客上这样写道:“云生,真教师也;云生,真男人也!”而我情不自禁的在后面跟帖:“云生,活火山也!虽然在农村村小工作了10年,担任校长、教育官员等管理工作10余年,但真性情没有被磨灭,有着吐不完的情丝和梦想!”


“像年轮一样镌刻故事”


老师教育演讲有说不完的教育故事,有时一场报告就像故事会。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教育故事活脱脱地“蹦”出来,让人久久不能忘记。有些故事,像风景画一样唯美——


有一天,我正在批改作业,一位学生跑进办公室告状,说班上的赵伟扬言,长大了要娶一位俄罗斯姑娘。我听后,把赵伟叫到办公室进行了谈话。


“俄罗斯姑娘美吗?”


“美。”


“你是从哪儿知道的?”


“我是从电视上、网上和画报上看到的。”


“真了不起!长大了能娶一个俄罗斯姑娘的确也不错。可你想过自身条件吗?”


“没有。”


“想想,怎样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让俄罗斯姑娘喜爱的人?”


“要身体好、有知识、有文化……”


“有了这些还不够。还要懂外语,才能交谈呀!”我最后调侃地说。


有些故事,充满教育智慧——


记得有一年我接任了一个比较调皮的班级,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我对全班同学说,“我想送一个礼物给大家,大家要不要?想要的请举手。”全班同学都把手举起来了。 “大家想要得到礼物,好,但,大家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愿意吗?”“愿意!”全班同学齐声回答。于是,我接着说,“好,我想送给大家一个鸡蛋项链。大家把它挂在脖子上一天,放学后,谁的鸡蛋没有碎,谁就得奖。”快放学时,我把全班同学召集到自己身边,数了数鸡蛋:全班42个同学还有20个同学鸡蛋完全没破,其中有5个同学的鸡蛋破了一个口子,其余的全都碎了。于是,我让同学们谈谈体会。同学们的话匣子打开了,“我们一天要保护一个鸡蛋都这么困难,班主任要管好42个同学,多不容易啊!” “生命多脆弱啊!鸡蛋本来可以变成一只小鸡,鸡蛋碎了,一个生命就没有了!”……


这些故事之所以鲜活,之所以独特,是因为它们来自于刘老师亲历的教育活动,来自于刘老师长期教育田野考察的记录。只要翻看老师书房里那上百本研究笔录就不难发现其中的奥妙,因为他随时都如树的年轮一样记录着身边发生的教育故事!


“像云彩一样演绎诗意”


老师在《在诗与思中走向研究型教师》一文中写道:“人的存在,是诗,也是思。教师要以诗与思的方式在教育与生活中存在。”每每读到这里,我都会想起老师在给重庆市幼儿园园长所作的教育科研报告中讲的一个故事。他说:在一个月亮高悬树梢的夜晚,有一对夫妇紧紧依偎在自家的阳台上,丈夫是一位文学家,触景生情,柔柔地说:“今天晚上月光很好!”说完后,注视着妻子,期待有美好的语句从妻子的嘴里吐出。没想到的是,妻子随口而出:“明天好洗被子!”丈夫顿觉索然无味。我想,老师断不会成为故事中的“妻子”,定会是诗意盎然的“丈夫”,因为“他本是云中生”。


老师的诗人气质,诗意表达方式在他的演讲中得到充分展示。有时,我甚至不相信他是在做教育演讲,而是在现场作诗,现场吟诵。你听,他在太原如是说——


我时常这样幻想着:童心就像一片片飘飞的雪花,我愿意张开双臂,去拥抱这上天恩赐给人世间的精灵,那一片片很细很小的花瓣,不停地落在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一直通透到我的心根下。


你听,他在西安如是说——


一粒米大小的花朵,虽然小得你可以忽略,但,你无法阻挡她随风而来的香味。学生班级世界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如同不起眼的小花一样,随时传达出班级文化的味道。重构班级文化,要从培植这些“小花”开始。


你听,他在武汉如是说——


真正的语文,有星星一样的眼睛和苍穹一样的湛蓝与高远。闪烁的星星在每个儿童心里都是一种呼唤,那放飞的思想在若隐若无的光波上滑翔。天际的空阔和地平线的坦荡让每个儿童心胸洞开。于是,从每个儿童心儿吹出的馨风在这天地间翻飞、碰撞与交融,发出生命击节的轻盈回响。


你听,他在长春如是说——


学校文化,每时每刻都裸露在学校的动与静中。即使用最美丽柔软的丝绸包裹,用最坚韧厚重的钢铁镶嵌,也无法抵御文化的自由绽放。那随着时间漂流而弥漫的学校文化哟,无时无刻不透过学校的一砖一瓦、一花一草,以及人们的一言一行显现出来。因此,我们要善于从学校历史长河里漂流下来的每一朵浪花,每一片叶子中去捕捉和提炼学校的特色文化。


在我的学习笔记中还有许多这样诗意盎然的语句。我想无需再多举例子,仅这些只言片语,任何读者都可以从中窥视老师的诗心和诗情。“老师的诗意来自何处?”我曾这样试探地问过他。他笑而不答。接触多了,我才慢慢地知道:他有丰厚的文学底蕴。读师范的时候,他读完了整个图书馆的“古今中外诗歌”作品,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校园诗人”和“文学发烧友”。工作以后,参加汉语言文学自学考试,依次获取了专科、本科文凭,继而获取了在职硕士学位。直到今天,诗词歌赋、散文小说仍然是他阅读的重要内容。


聆听老师的教育演讲不仅能感受到这些拂面而来的“道”味、“情”味、“诗”味和“趣”味,还有“哲”味和“禅”味。他曾深情地说:“教师要大胆地迈开心的步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河流中,沿溪溯源,在每一个泉眼的深处,都会看到文化的花瓣于思考的缝隙中开放”,“打开我们的心扉,阅读本土文化的诗句,翻看本土文化的篇章,把本土文化摊在眼前,让语丝涌动波澜,让笑靥圆润灿烂,让陈旧如风叶飘散……自己的心便有了根的情怀!”我想,这也是老师显山露水教育言说的根基所在!


 

《刘云生:显山露水的教育演说者》有2个想法

  1. 刘云生,你是一位不爱金子,只爱文字的人!虽然有点傻,但这个世界需要你这样的人!

  2. 刘老师是一座精神金矿,我以现在有这样的老师深感庆幸,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物质社会里!

发表评论